缡梓Kira☆

这个人很勤快什么都没有留下( ˘•ω•˘ )
欢迎k列w

[all叶/方叶]放过队徽好么!(一)下

尘辗_叶修中心:


方叶
队徽梗
ooc瞩目
下一发韩叶

“你想印哪就印哪?我岂不是太没面子。”叶修伸出一只指头戳向方锐胸口,把距离拉开一点,“必须给哥跪下唱征服,说不定哥就大发慈悲让你上了哥的床。”

“我不是正在征服你么?好歹我们之前也有过那么多次共同的美好回忆,你居然就这样忘记了?”方锐抬起头,露出一个伤心的表情。

“不是说好了再回首我们就是陌路人了吗?哥意思意思提醒了,那天苏沐橙电视剧里就是这么放的。”叶修笑着,被握住的左手用小拇指挠了挠对方的手心,“不过看在你这么真诚的份上,快去床上躺好,朕今晚翻你牌子。”

“这么诱惑我简直把持不住啊叶羞哒哒!”方锐把下巴架在叶修的肩膀上,对着耳朵暧昧地说道,“先在这里印一个吧。”他右手的兴欣印章一直没有放下来,此时正好向后一伸重新上了印泥,然后抬手将兴欣的队徽印在了叶修的耳后。

柔软的黑发浅浅覆盖的白色区域,被冰凉的表面凹凸不平的物体贴上,湿润柔腻的液体在白皙的皮肤上延伸出一个赤色如火焰般的图案。

叶修被方锐的突然袭击弄得猛然一激灵,抱怨着:“突然袭击一点也不厚道!这么不体贴我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方锐以唇堵住了。

叶修口中有种淡淡的烟草味,正是他所熟悉并迷恋的味道。黏腻缠绵的唇舌交缠中,彼此的液体也在相互交换着,传出细微的水声。

“唔……嗯!”叶修即使是承受的一方,在接吻以及其他的调情手段里,也从来不把自己陷于被动之中。他勾住对方带着食物香气的舌头,几乎是气势汹汹地搅动着,并带着离开自己的口腔,喂进对方口中。换了阵地之后,他放开舌头,转而开始攻击其他的部位,舌头灵敏地舔过牙齿,牙龈和上鄂,来不及吞咽的唾液从嘴角蜿蜒留下,是谁的却早已分辨不清。

方锐任由叶修在自己口中攻城略地,只是偶尔轻轻勾动两下对方,让他往自己想要的地方挪去。他早已习惯叶修的招式,硬拼可不是什么好办法,反正到了最后这位叶神还是要在他的身下哭着射出来。

一吻完毕,两人都有点喘不过气来。方锐移开自己的唇,拉出一道银线,嘴角一勾,就抬手把这条口水线涂叶修脸上去了。

“都是口水!幼儿园小班的小朋友都不会干这种幼稚的事!”

“幼儿园小班的小朋友也不会亲出这么多口水来啊。”

“了解得这么清楚?!点心你真是衣冠禽兽。”

“你这么夸我我多不好意思啊!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小时候就梦想着你了。”说完方锐又在叶修嘴上狠狠叭了一口,阻止了无休无止的嘴炮。

叶修上身那件衬衫的扣子,已经在刚才的那段激情碰撞中被解开了,方锐径直伸手抚上了单薄的胸膛,轻轻揉捻了两下小小的乳尖,不作多停留,又向下滑去——直到内裤边缘。

之前印下的兴欣队徽已经干了,这块朱红的图案如同平静地表下流淌的岩浆,对比白色的肌肤,格外醒目。

方锐的呼吸停留在耳侧:“这个图案如我所料地适合你。好像快要烧起来,是不是你比赛时所流淌的血液就是这样的。”
“快要烧死我了。”

伴随着话音落下的还有叶修的裤子,方锐蹲下来,直接啃上了叶修裸露在外的小肚子,舌头滑动,带着水迹一路延伸到肚脐。

叶修被刺激地深吸了一口气,修长的手指搭在了方锐毛茸茸的脑袋上:“呼……哥在比赛场上的感觉,你还不清楚么……我的队友。别……嗯别咬……!”

如叶修所言,方锐停下了口中的动作,只是转而,他又抬手拿起了放置在桌面上的兴欣印章,这一次,戳在了内裤边缘隐隐向下延伸的人鱼线位置。

朱红的如同欲飞的凤凰,再次点燃的是熊熊的情欲。

这次的部位比上一次还要敏感得多,那一瞬叶修倒吸一口凉气简直屏住了呼吸。“尼玛再这样还做个屁啊……特么硬了也要给你搞软了。”

方锐“呵呵”一笑,还没来得及回话,门忽然开了。

“那就对着我硬。”

“……老、老韩?”

—TBC—

我果然是写不出肉来……点蜡,反正点心时吃不到叶羞哒哒了。
霸图选了老韩,心脏部位和还没想好。
尾骨是蓝雨的,我早就梦想着把那把剑对准股沟了。
谢谢各位姑娘的喜欢推荐和评论ヽ(*´з`*)ノ我会继续努力哒。

评论
热度(58)
  1. 缡梓Kira☆尘辗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缡梓Kira☆ | Powered by LOFTER